当前栏目:常见问题

贿款来自哪里?

以回扣为诱饵,让医院多开药。

怀化市嗡既汽车交易网

近日,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犯受贿罪被判7年。案件显示:为和雷李培搞好关系,维持和增加药品使用量,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医药公司”)员工行贿雷李培近300万。

时间财经注意到,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院长连某,原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麻醉科主任的向某均因收受新晨医药公司“回扣”而被刑罚。

值得注意的是,现新晨医药公司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周云曙,从2003年就开始出任恒瑞医药(600276.SH)总经理,主管销售业务至今长达17年。今年初,周云曙已升任为恒瑞医药董事长兼总经理。

“围猎”医院

为“围猎”雷李培,新晨医药公司销售人员在短短两年半的时间,共祭出276.8万元,月均“好处费”近10万元。

据判决书:新晨医药公司浙赣大区经理纪某1、销售代表徐某和浙南区域经理孙某为了感谢雷李培对其公司药品使用的关照,并希望和雷李培搞好关系以继续得到关照,分别在2016年年底、2018年1月和2019年年初送给雷李培0.8万元、20万元和20万元,雷李培均予以收受。

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新晨医药公司销售的吸入用七氟烷、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注射用(顺)苯磺顺阿曲库铵、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盐酸左布比卡因注射液等5款药品在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使用。为了表示感谢并希望能维持和增加上述药品的使用量,该公司销售代表徐某和叶某分别以100元/瓶、20元/支、10元/支、3元/支(2019年之后的标准调为90元/瓶、20元/支、9元/支、6元/支、5元/支)的计算标准,送给雷李培回扣款共计2360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注射用顺苯磺顺阿曲库铵和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两款产品正是新晨医药公司100%控股母公司恒瑞医药麻醉领域的主打产品。据恒瑞医药2019年报,恒瑞医药麻醉业务营业收入55.07亿元,营收同比增长18.35%。其中,注射用顺苯磺顺阿曲库铵销量超2100万支,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销量超3763万支。

雷李培还收受其它公司和个人好处。经查明:2017年1月至2019年9月,雷李培作为科室回扣款上交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共计3429832元;2017年1月以前以科室名义收受王某的回扣款967040元全部上交科室;剩余回扣款共计3314828元全部归个人所有。

法院认为,被告人雷李培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其实,雷李培犯的错,绝非孤例。

据了解,2007年至2019年间,连庆泉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均兼药事委员会主任)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构成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其中,连庆泉为新晨医药公司谋取利益,先后10次收受该公司区域经理孙某财物。

新晨医药公司孙某证言证明,连庆泉系温附二医的院长,附二医药事委员会主任,对新药进医院有很大的话语权,同时对药物采购量有一定话语权。其送给连庆泉财物目的是拉好关系,希望在新药进医院和药物采购量上面给其帮助,也为了感谢连庆泉在新药进医院和药物采购量上面对其的帮助。在连庆泉的关照下,其公司几款新药顺利进入温州附二医销售。其先后送给连庆泉人民币43万元、2000元美金、2万元加油卡、50克金条一根及虎头金饰品一个。

此外,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武汉市中心麻醉科在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与医疗用品销售商武汉市汇博通商贸有限公司、新晨医药公司的经济往来中,在账外收受汇博通公司、新晨医药公司的回扣款共计人民币36万元,时任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麻醉科主任的向某经手收受了上述回扣款,款项用于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麻醉科各项支出。

其中,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间,武汉市中心麻醉科由向某经手,皇家赌场威尼斯人先后两次收受新晨医药公司业务员李某甲给予的回扣款共计人民币8万元。

由此,法院判决武汉市中心麻醉科犯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向某犯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贿款来源

动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新晨医药公司销售人员为了“巴结”医院,出手极为阔绰。不过,对于员工来说,似乎并无能力支付这些款项。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是恒瑞医药的全资营销公司,周云曙任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周云曙,1995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就加入恒瑞工作至今。在此期间,周云曙历任发展部部长、副总经理、总经理和董事,分管过研发、人力资源、企业运营等业务,后来主要分管销售业务。从2003年开始出任恒瑞医药的总经理,至今在这一位置上的履职时间已长达17年之久。

今年初,周云曙接替62岁的原董事长、创始人孙飘扬,出任恒瑞医药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年薪高达400万元。而孙飘扬的年薪不到其一半,只有198万元。

相比较而言,恒瑞医药公司员工的收入就更不突出了。据恒瑞医药年报显示,公司共有职工24431名,2019年支付给职工及为公司支付的现金约为39.31亿元,人均收入刚过16万元。

不过,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极为可观。恒瑞医药2019年报显示,公司营收232.89亿元,同比增长33.70%;销售费用约达85.25亿元,同比增长31.87%。其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高达75.2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1亿元。

对此,2019年报称,公司在营销方面,更加注重专业化、学术推广;公司营销队伍在原有市场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思路,推进复合销售模式,加强学术营销力度,建立和完善分专业的销售团队,加强了市场销售的广度和深度。

实际上,对于药企所谓的学术推广,在业内饱受诟病。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药企召开学术会议邀请的一般是医生、经销商等客户单位,金额超高的推广费最终都将以礼品、旅游服务、代金卡甚至是现金的形式回馈给客户方。国际制药业巨头葛兰素史克涉嫌在华行贿门曾引发了药企学术会议费的争议,也掀开了药企通过会议营销的方式直接或变相行贿的灰色路径。

为何销售费用用绝对值大且占比高?“这与医疗行业的带金销售模式有直接关系。现在国内的仿制药企业太多,产品重复化率太高,以氟哌酸为例,全国有200多家药企生产,产品疗效并无太大差距。而对医生来说,他们面临众多的同一种药物,只是商品名称不同,这就有了较大的选择空间。而一些药企就会通过带金销售模式来公关医生,刺激医生开处方使用自家产品从而带来巨大的销售量。”业内营销专家刘检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那么,新晨医药公司员工用于行贿的相关费用到底出自哪里?时间财经致电、致函恒瑞医药方面,截至发稿,均未获答复。(北京时间财经 谭孜)

原标题:刘阳获任德斯控股(08437)执行董事兼董事会联席主席

原标题:上海家化股价二连板,市场对新CEO竟然如此期待

  累计亏损预超11亿 一季度影视股几家欢喜几家愁

作者:肖博娜娜

原标题:一部超级动作片,从头打到尾,劫飞机,打特警,燃爆了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皇家赌场威尼斯人,澳门网上威尼斯人开户,71366.com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